比特币 区块链
数字货币资讯平台

星云链联合创始人王冠宣布不再担任星云团队的任何内部职位

星云链联合创始人王冠Nebulas.io发表声明称,星云团队将不再担任任何内部职位。与此同时,星云研究所所长范学鹏也在Nebulas.io发表离开声明。以下是原声明:

致星云社区:

时光飞逝,转眼间,星云联合成立,两年多了,感谢大家一路陪伴支持。

我最初专注于设计行业,一路升级,客户位于迪拜酋长。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,我才意识到没有人能幸免于经济问题。

感谢中本聪和区块链,让我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技术方向。

感谢义吉的组织和介绍,让我成为“比特创业营“联合发起人更快地融入区块链技术的核心社区。

2014年,无知,做了小蚂蚁(NEO)联合创始人。

2017年,认真成为星云联合创始人。

星云成立于2017年6月,一路走来,从非技术白皮书、主网上线、激励计划、主网换币、三会社区化,Go Nebulas平台直到橙皮书。无论是内部困难还是外部压力。每次最困难的时刻,我都在星云的前线。

作为星云社区化,三会和Go Nebulas在社区化的过程中,新手小白很高兴看到投机技能部的生产力。幸运的是,无论是橙皮书还是橙皮书NAT,星云在OnChain在治理的道路上,迈出了第一步。当然,我绝不否认,NAT需要检查,NR、DIP、NBRE还需要进一步迭代。

集中和分散可以做好事情。XRP后有BTC,区块链世界有足够的容忍度,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内部消费。到目前为止,第三届会议已经推迟,组织已经重置。在公开对话之后,我们消除了误解。我非常理解和尊重团队和社区的明确选择。

每一个战略决策都有相应的风险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非常欣赏益吉对星云项目的整体责任。有明确的责任和权利,无论是集中还是分散,组织都可以不麻烦地发展,星云也可以越来越好。

为了促进社区化,我们想放慢脚步。星云项目没有问题。激进和保守没有对错之分。事实上,根据传统经济学的定义,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。三会设计的组织结构来源也是现实经济保守主义的参考。

在这次联合签约中,没有一群人的政治游戏。每个人都想做好星云,有不同的概念,不良的内部沟通,自我解释,避免误解,这只会阻碍星云未来的发展速度。早些时候,在推广第三次会议结构的过程中,我个人退出了公益事业的内部工作。今天,我在这里明确表示,我不参加星云公益主席的竞选,也不再担任星云团队的任何内部职位。区块链项目是开放的,不强迫共识,但我坚持。

从那时起,我也遵守了规则,不再代表星云团队发言。所有信息发布的内容和方法都充分尊重团队的内部决策。我谨代表个人对财务问题再说几句话。

过去两年,就我个人而言,我两次在市值高点买入星云,并以当时的法定货币计价超过1000万元,这基本上是区块链的早期投资利润。当然,这里没有奉献精神,只是因为我对星云持乐观态度,但市场让我学会了敬畏和理解token economy非研究不可。

在过去的两年里,个人工资处于星云团队的中档水平Option共计160万NAS,十年到期。由于第一年的延期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。NAS。现在星云已经工作了两年,主张Option股权为两年期32万元。新手看几分钟k线NAS,剩余NAS不再主张。这部分。NAS,发行后,成立小型基金,开发星云社区生态专项基金、公开地址、公开申请、公开财务报告、基金本金和收入,永不提倡个人权益。

此后,星云个人财务报告完成,谁无缘无故诽谤我割韭菜,你将承担法律责任。

至于个人未来的发展, 有意识token economy,我对资产越来越敬畏。

我将回到起点,专注于区块链 token economy & technology 研究社区组织,多做meetup,欢迎与老朋友和新朋友聚在一起。

至于小蚁(NEO),我个人最大的遗憾是参与不集中,告别不认真;所以对于星云,我尽力参与,也认真告别,到目前为止没有遗憾。

星云的愿景和我的目标是让每个人都从分散的合作中受益。在未来,我将继续追求它…

再见,期待在星云生态上与您合作!

以下是星云研究所所长范学鹏的声明:

各位致星云社区,

由于个人对星云未来发展的不同理解,我们选择离开当前的星云团队。未来,我们个人与星云团队或星云研究所的未来规划和发展无关。请知道。

期待未来几天继续与星云生态合作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币圈之家 » 星云链联合创始人王冠宣布不再担任星云团队的任何内部职位

币圈之家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